角马王国的新生

2017-11-06 09:52:37

年轻力壮的角马在非洲大草原继位不到一年工夫,早已忙得了。

光内务部上报急待办理的一类大事就有上千件。当事人有的是角马王的至亲,有的是角马王的故交,更有的是老角马王的亲信,全都是在大选中为角马王上台立下的大臣。

这些功臣都有各自的想法和要求:有的想混个一官半职,有的要求分配一方草嫩水沛的土地,甚至连病入膏肓的二表叔也上送急件,要求角马王格外垂怜,念在多年来跟随老的份上,恩赐数名年轻漂亮的异性,非常速配,早日完婚,早日传宗接代。诸如此类的求授急件烦不胜烦,看似个人小事,实则关系到王国未来的兴衰。你看二表叔都病入膏肓了,还要生儿育女,这么烂的基因还想遗传给下一代,这个王国还会有希望吗?可要是不答应,二表叔也怪可怜的,而且他也确实为先王忠心效力,耽误了婚姻大事……角马王进退维谷,左右为难。角马王正在苦恼之中,后勤部又送来情报:非洲大草原旱季来临,嫩草供不应求,至多只能维持三天了!

角马王眼前一亮,闪过一个念头:当机立断,种群大迁徙!一万多头大小角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

淌过滔滔大河,走过茫茫大漠,迁涉大军日夜兼程,风雨无阻。成群结队沿河西行,日行48公里,去寻找新鲜草料。

那些老弱病残的个体接二连三地倒在远征途中,带着无助的目光可怜地成了鳄鱼和秃鹰的美餐。角马王的二表叔刚开始渡河时便活生生地喂了鳄鱼,它的躯体连同那些非份的要求全在地球上蒸发了。角马王虽然痛断肝肠,却又百般无奈,咬咬牙,继续西行……

等到雨季送来勃勃生机之时,大草原长满了碧绿的嫩草,远征大军重新回到了故土。虽然死伤过半,但留下的种群个个身强力壮。

角马王国建立了新秩序,开始了的新生活……